孟繁华:《人脉》弥补了当代中国“流浪汉小说”的缺憾

实现一次小说的革命,是一件梦幻般的事情。我们说“小说已死”是错误的,但是“小说革命之死”却是不可否认的。流浪者谁能再发动一场文学剧变,引爆巨大的公众事件,这只是个梦幻。但是多数人仍然希望哪几位小说家和评论家能够再掀起一股风潮,带来一次文学革命。但是,当代尤其是新世纪以来的作家,表述的各种经验,他们的独特性是此前创作从未提供的。这是我们肯定三十年来中国小说创作的前提,离开这种前提,文学成就就没有了保证。

从这个意义上讲,《人脉》可谓是中国的一部流浪汉小说。流浪汉小说指的是主人公的身和心在社会上历经考验,之后灵与肉一起成长。新时期以来,流浪汉小说确实是凤毛麟角,而《人脉》融进了逃离和流浪的精神元素,填补了当代中国流浪汉小说的缺憾,我认为这是张学东这部作品对当代文学最大的贡献。

70年代作家似乎都处于尴尬的代际位置上,没有历史依傍的创作是往往是困难的,可任何事物都有例外。在我看来,同样作为70年代出生的张学东,正通过《妙音鸟》、《人脉》等作品一次次实现自身突围。在这个意义上,张学东的《人脉》试图反映一种“去史”的状况。

我们都知道,过去只要书写某段历史,总得包含着一些历史元素,或者说创作者拥有史传的内心诉求,并有试图表达一段历史的愿望。如果历史进入不到小说当中,那么创作者仿佛会心有不甘,这是从《三国演义》以来至今都普遍存在的。而《人脉》这部小说则很主动地采取“去历史化”手法,小说主人公乔雷生长的许多年里,整个社会历史、政治生活上都发生了些什么读者不甚明了,而这些仅仅是作者在日常生活当中建立起来的关系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dgzhidaiji.com/,流浪者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